英雄末路?

小说:www.888737.com 作者:桐恨桃
英雄末路?。。。。
旁边坐着的许中友却是眼睛一亮,无视了廖敏的怒气值爆棚,他心里叨念着:“这是个不错的机会啊。”

下一刻,许中友适时插话说道:“廖书记,您这一说,我倒是有个主意了,我说出来,咱们讨论讨论?”

“中友同志,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打哑谜,有好的主意就快点说,咱们一块听听。”廖敏催他。

刘焕田心想,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?

他正琢磨着,就听到许中友说:“廖书记,刘秘书长,刚才和宝菲集团的尚老板打电话的时候,你们也听到了,他和很多有实力的人都有合作。行业日趋响亮的今日头条,还是已经是行业霸主的阿里巴巴,或者中信建投、中金基金,包括那个海纳亚洲,对吧,这都是很有实力的投资方,咱们何不让尚富海当一个中间人,让他给引荐一些这些人哪?”

说到这里,许中友说的越来越顺,他继续说:“万一,我是说万一他们之中有人对国光新能源汽车这个项目感兴趣的话,那么还愁资金的问题吗?”

“砰,砰,砰…”

廖敏听完后,下意识的敲着桌面,他在认真的思考这个方案的可信性。

刚才他们三个人的碰头会还没有一个清晰明了的思路,自然也没有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。

“中友同志,你对宝菲集团和国光新能源汽车这两家公司比我更熟悉,你再好好琢磨琢磨,然后给我一个更全面的方案,有没有问题。”廖敏说道。

许中友表面上一副苦瓜脸,好像在吐槽我提个建议而已,怎么还把这事甩给我了。

实则他心里正中下怀,这样正好。

“廖书记,我没有问题,但是廖书记刚才也听到了,尚老板他现在不在博城,可能要月底才回来,时间上,我不太好说。”许中友这般说道。

潜在的意思,你也别催我,当事人都不在家,催我也没用。

廖敏想了想,说:“过两天再给他打个电话,都火烧眉毛了,怎么还有心思出去玩。”

让他的话,他一点玩的心思都没有,越是如此,他真的羡慕尚富海这种生活态度,但是那不是他想要的。

他想着有朝一日能成一方封疆大吏,眼下区区一个博城市高官,这才哪到哪儿啊。

博城市中心医院,苏新河住进医院的当天就醒过来了。

他这情况主要是本身就是三脂三高,再加上最近的公司因为各种原因导致的压力太大,最根本的资金问题始终解决不了,再加上长时间没有休息好,导致他血压瞬间升高,昏厥了。

事后通过医生的解说,他很庆幸自己的血压没有冲破临界值,要是造成脑溢血的话,依照他现在的身体状况,就不知道会是个什么结果了。

降压降糖降脂的药输上之后,当时就感觉身体舒服多了,也轻松多了,苏新河让护士帮忙给他把病床给摇了起来,整个人仰躺在病床上,通过玻璃开着窗外,那是一片修建的很平齐的草地,有几个小孩子正在草地上奔跑玩耍。

几个小孩子笑的特别欢快,‘咯咯’的笑声通过开着的窗户传到了病房里,苏新河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还在南方家里的儿子。

他是浙省温城人,在博城一手创立了国光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,因为工作的关系,他很多时候都忙的顾不上自己,是以也没有让他老婆孩子跟着过来受罪。

他本来打算等上几年,公司的各项业务都稳定了,到了那个时候他再他们娘俩过来享福。

苦笑着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蓝白条纹病服,就自己现在这熊样,还让他们跟着享什么福啊。

如果有一天还是不能翻身,银行那边的巨额贷款还不上,外边的各种债务也还不上的话,净身出户对他来说反而成了最好的结果,就怕这些债务还跟着他,然后连累了他老婆孩子。

“哎!”苏新河叹了口气。

人在生病虚弱的时候,什么雄心壮志都瞬间消失了,心里想的还是他最想念的那个地方。

“我要是这时候离婚的话,是不是就连累不到他们了?”一个念头在苏新河脑袋里一闪而过,接着又被他给掐灭了,不到最后关头,他不会那样做。

如果到了那一步,那也只能证明,他出来自立的这几年,彻底失败了,还落下了一身的债务,他恐怕会找个高楼或者长江黄河的边上纵身跳下去。

紧接着另外一个念头浮现在他脑孩里,他想到了上一次来他公司和他聊天的许金旭,想到了许金旭那天告诉他能给他解决问题,苏新河眼睛里很迷茫,他也想不出来许金旭能怎么解决。

他比任何人都清楚,国光新能源从创立之初,前后共计贷款超过了23亿,大部分都用在了厂房建设,自动化生产线建设,前期研发和前期原材料采购,以及公司的日常运转上。

而除了贷款的钱之外,他和研发团队合伙凑得钱也都画了个七七八八。

当然了,贷款中的一小部分也被他给转移了,但那都是正常操作,这事落到谁身上,都会这么干。

话说回来,他就算把那点转走的钱再给转回来也是于事无补,就那一丁点的资金,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

今天的苏新河初期的冷静,他考虑着前几天冒出来的那个想法,这会儿去思考,苏新河才觉得自己有点想当然了。

就算他的公司落到了今天这步田地,可许中友有钱吗?

在苏新河看来,他坐在那个职位上,就算有钱,也多不到哪里去,几百上千万?

就是有几个亿也解决不了他公司的问题,更何况这不可能。

另外许金旭有钱吗?

苏新河更有理由相信,他就算有点也同样多不到哪里去。

那么问题来了,许金旭敢打包票说他能给自己解决问题,还问自己的公司卖不卖,那么钱从哪里来?

要说玩什么空手套白狼的把戏,嘿嘿,苏新河也不是傻子,什么阵仗没见过。

如果连最后的依仗都要被人用低劣的手段给撬走,他真的会拼命地。

外边的太阳慢慢的从高空中往下落去,温度也开始下降了,病房里有了点凉意,苏新河小心翼翼的给自己拉了一下病床上白色被套的杯子,把双腿给遮盖了一下。

到了如今这不田地,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,苏新河觉得自己挺悲哀的。

这让他不由自主的又想到了汉能光伏的刘金惠,其实博城汉能就算完蛋了,刘金惠也要比自己好一百倍。

博城汉能是以汉能集团的名义贷款的,和刘金惠没有关系,刘金惠顶多就是没有了工作的地方。

但他不一样,国光新能源就是他自己的,如果公司最后资不抵债,巨额贷款还不上,外边的债务还不上,那真的会有人要了他的命。

又苦笑了一阵,苏新河左右瞧瞧,他的黑色皮包在病床左边的床头柜上放着,苏新河用没扎针的那只手艰难的伸过去把包给拿了过来,一只手翻了一阵后,从里边掏出来一张名片。

上边只有一个名字,一个电话号码。

“许金旭,许二哥,嘿!”苏新河心里说不好是个什么滋味。

“咔”

病房的门被推开了,接着一个男的手上提着一个塑料袋,一脸着急慌张的走了进来。

看到苏新河仰躺在病床上,他楞了一下,赶紧问道:“苏总,您醒了啊,我刚才出去了一趟,去给您买了点吃的,都是些小米粥,软面包,还弄了点腌入了味的小黄瓜,特别的青口,这小黄瓜可是我回家拿来的,我老婆亲手腌的那,特别下饭!”

来人说到这里,脸上满是骄傲和满足,他接着又说道:“苏总,医生给我说了,您这是三脂三高引发的,不能再吃那些大鱼大肉的,让吃清淡的,您当时还没醒,我身边也没个人问问,就自作主张给您准备了这些,苏总,您看一看多少吃一点,胃里有东西了,身体才好得快。”

有那么一刻,苏新河看着这个都没有敲门就直接闯进来的身影,这个身影有点胖,身材也有点走形了。

他很熟,这是他的司机赵金龙,特别俗的一个名字,在以前甚至不起眼,他也跟瞧不起这个人。

可这一会儿他很愧疚,尤其听着赵金龙说的那句‘当时身边也没个人,我就自作主张给您准备了这些’。

“嘿,嘿嘿,哈哈哈!”苏新河神经质一般的哈哈大笑起来。

英雄末路吗?

赵金龙一看他这样,赶紧说道:“苏总,您哪里不舒服,赶紧给我说一声,我去找医生。”

“医生说了,苏总您得放平心态,情绪波动太大不利于恢复。”

听着赵金龙在这里叨叨个没完,要是搁在以往,苏新河什么问题都没有的时候,他一准就暴怒的张口大骂了,什么人啊,磨磨唧唧的,但今天没有,他反而希望多听几句,这让他好像找到了存在感。

zw81200303u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韩国代购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韩国代购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